-

大賣場打工記

2019-03-27

大賣場打工記

  我在台北知名的大賣場工作,工作內容主要是收銀線的控管及附加的客訴處

理。由於各種原因,逼得我想要離開現在這個工作場合,而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

的。

  她,文化大學的學生,個性外向、好動說話大聲、性格大而化之,渾身上下

洋溢著屏東耀眼的陽光,她到現在為止沒有男友。

  學生時代總是有某一些人個性較早熟,似乎很難與同班同學打成一片,總是

說:「喔,那些幼稚的男同學。」

  你、我身邊總是會有這些人,我想,她也就是這類人吧!

  她是收銀員,我是幹部。我們相差七歲的距離,理論上是沒有工作以外的交

集的,尤其她給我的第一印象其差無比。

  「購物袋要收進去喔……」打烊後我善意地提醒。

  「你是沒看到我沒手喔?」她不知是否惡意的回。

  「極其惡劣、極差無比!」我的印象停留在「很難相處」上後,就卡在記憶

深處,沒有特別需要,我不會知道她是誰。

  她很愛笑,個性男性化,或者說敢跟你擡槓,不管是什麼。曾經問過與她一

起來打工的同學:「她喔,在學校都不說話。每次來打工時,就像是要一口氣把

隔天需要用到的笑容和言語詞彙都花在這裡!」

  對她開始有印象,是在去年九月她排班位置在贈品台時,擡槓時爆出的歡樂

笑點。

  「我罩杯有C。」她說。

  「騙人!少假了,鬼扯蛋。」女幹部笑著跟她扯。

  「看不出來厚?我超∼∼驕傲的。」她笑著挺了挺胸。

  我在旁邊看,C?我們制服是POLO衫,老實說還真看不出來,就憑她不

到155的身高,我很懷疑地盯著她胸部看。

  「志文,你再看,老娘就把你眼珠挖出來!」她氣勢高昂。

  「沒有啦!妳有C?我是覺得還蠻好笑的啦!」

  那兩個月,整條收銀線就是我們大家在爭論她有沒有C,和她自己說她的胸

部有C。

  「幹嘛?趕著回家見男友喔?幫一下忙會死喔?」

  「不行不行,我要趕著回去打炮,下次再幫你。OK?」她調皮著回。

  「真的假的有男友?!我還以為你是玻璃勒!」

  「小看我沒男友喔?我一次交五個耶!」她驕傲道。

  這個玩笑以後,以後跟她的對話越來越帶了許許多多的顏色。

  「妳今天怎麼身上都魚腥味?」

  「什麼魚腥味?」

  「妳出門前該不會讓炮友把精液射在……」

  「對啊∼∼射在我的頭髮、臉上,弄得糊糊的。去你的,噁心什麼啦?」